上海房产纠纷律师

上海房产律师

免费咨询电话

手机: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7楼01-04单元

当前位置:上海房产纠纷律师>成功案例 > 正文

成功案例: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二审胜诉改判

上海房产律师 谢冬 联系电话:18201962733

一、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被告):A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冬,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沙XX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府B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府C

A、陈某系夫妻关系,沙XX系两人的外孙。

  2001410日,府A(乙方)与上海XX有限公司(甲方)签订《上海市房屋拆迁货币化安置协议》。协议约定,乙方房屋坐落XXXXXX号后楼,房屋类型旧里,性质公房,房屋建筑面积12.94平方米。根据规定,应安置乙方的人数为3人,即府A、陈某、沙XX。乙方在四级地段应得的房屋建筑面积为36平方米,人民币(下同)2,280/平方米,乙方货币化安置款额为82,080元。货币化安置款按乙方家庭应安置成员等额分配。协议另载明户主:府A27,360(元),妻:陈某27,360(元),外孙:沙XX27,360(元)。补偿该户有线移机费240元,电话移机费200元,空调移机费300元,大火表80元,合计820元。该户外孙沙XX的独证正在办理中,独证一到,补上独证费10平方米、22,800元。

  此外,根据当时的住房调配单,XXXXXX号的租赁户名为府A,家庭成员包括陈某和沙XX。新配房情况为货币安置,人员即为沙XX、府A、陈某三人。200148日,府A代表沙XX、府A、陈某三人领取了全部房屋拆迁货币安置款共计82,080元(每人27,360元)。

  2001410日,府A领取了拆迁速迁费、奖励费、有线电视移装费等共计11,670元。 2001414日,府A领取了补偿沙XX独证10平方的费用22,800元。 审理中,府A称独证费用22,800元,由府A签字,由沙XX父亲沙宝麟直接取走。动迁安置款共9万余元,府A领取后已向沙宝麟返还了沙XX的钱款份额。其余用于购买涉讼房屋。

  2001512日,沙宝麟代府A签订了房屋转让协议,府A10万元购买涉讼房屋(公房)。2002年,府A(乙方)与上海XX公司(甲方)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合同约定由乙方购买涉讼房屋。房屋出售价为17,342元,扣除付款折扣后,实际付款金额为13,874元。之后,涉讼房屋便登记为府A一人所有。2010313日,府A提出房屋登记申请,将涉讼房屋登记为府A、陈某共同共有。目前涉讼房屋由府A独自居住使用。陈某(二审注:生前)随其女儿居住于江苏省昆山市XX大道XXXXXX室。

二、一审法院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根据拆迁安置协议,沙XX系安置人员之一。且安置协议明确载明沙XX、府A、陈某三人货币化安置款均为27,360元。府A辩称,其已将沙XX的钱款份额交付给沙XX父亲。并且,沙XX父亲还领走了安置款中沙XX的独证费用2万余元。然对此,府A并无证据佐证,法院难以采信。经庭审查明,府A确将动迁款用于购买涉讼房屋。结合沙XX的安置份额、安置款总数以及涉讼房屋当时的购买价格,沙XX出资比例大致为三分之一。府A虽之后将涉讼房屋购买为产权房,但不影响府A购买涉讼房屋时沙XX的出资贡献。综上,沙XX的诉请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沙XX对上海市长宁区XXXXXXXX室房屋享有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案件受理费28,080元,因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14,040元,由府A、陈某共同负担。

三、谢律师的上诉代理意见:

代理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作为上诉人府A的诉讼代理人,现就本案的争议焦点发表如下补充代理意见:

本案争议焦点:上诉人府A将所有动迁款(包括被上诉人沙XX的拆迁款)购买涉讼房屋,被上诉人沙XX以其拆迁款转化为购房出资为由要求确认享有涉讼房屋1/3产权份额的诉求是否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一、上诉人府A与被上诉人沙XX没有共同出资购房的意思表示,被上诉人有权主张返还相应拆迁款,但其无权主张分得涉讼房屋产权。

本案经过一审、二审,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平塘路房屋拆迁的安置对象是三人(府A、陈XX、沙XX),补偿方式是货币补偿,共获得货币补偿款11万余元。20015月份,上诉人府A全权委托被上诉人沙XX的父亲沙D10万元购买涉诉房屋(公房),其中2001512日房屋转让协议由沙D代为签订(购房定金也由沙D代为支付),之后2001727日府C将户口迁入涉讼房屋,后续2001731日府A、沙XX、陈XX将户口也迁入涉讼房屋。2002年上诉人府A将涉讼房屋产权买断,产权买断时2002617日家庭成员(府A、陈XX、府C)签订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一致同意府A为涉讼房屋产权人。

首先,拆迁补偿安置与购买涉讼房屋是两个不同的法律行为,前后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前者,被上诉人沙XX属于安置对象之一,有权分得相应的货币补偿款。后者,购买涉讼房屋系上诉人府A的个人意愿,被上诉人沙XX没有参与购房(没有共同购房的意思表示),更何况当时被上诉人沙XX属于未成年,不可能参与购买涉讼房屋。其父亲沙D虽参与购房,但其仅仅是代理人的身份(庭审时,沙D一直强调仅是代办),不能视为被上诉人沙XX与上诉人府A共同出资购房。

其次,购买涉诉房屋是府A委托沙XX的父亲(沙D)一手操办。沙D作为沙XX的法定监护人,明知府A的购房款10万余元包括沙XX应得的拆迁款,但仍以府A代理人的身份购买涉讼房屋,该行为属于默认赠与,被上诉人沙XX的动迁款已经被其父亲沙D赠与给上诉人府A用于购房。沙D已经代为处分了属于沙XX的动迁款,而且之后涉诉房屋于2002年公房产权买断时,沙XX的母亲(府C)也签字同意涉诉房屋产权人为上诉人府A,再次确认房屋的权利人。如果沙XX认为其父母的处分行为不当,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其应当向其父母主张权利,要求返还动迁款,而不应当向上诉人府A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沙XX以享有拆迁安置利益为由主张涉诉房屋产权的诉求缺乏基本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

谢冬律师

 

日期:2018126

四、二审法院判决结果: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主张享有涉讼房屋三分之一产权份额是否有依据。根据府A与上海XX有限公司签订的《上海市房屋拆迁货币化安置协议》,沙XX与府A、陈某同为安置对象,享有拆迁补偿利益。从证据材料显示由府A签字领取了其与陈某、沙XX的拆迁安置款及沙XX的独证费,府A称沙XX的拆迁安置款及独证费给了沙XX父亲沙宝麟,因对方予以否认,在府A未能进一步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未予采信并无不当。之后,府A用安置款先购买了涉讼房屋使用权,一年后再按公房出售政策购买了涉讼房屋产权,沙XX因系未成年人,故无购房资格,涉讼房屋产权人确定为府A,在家庭成员中并无争议。现沙XX提起本案确权之诉,要求确认产权份额,没有法律依据。若沙XX认为府A购买涉讼房屋使用权时的款项包含了沙XX的安置款,沙XX可另行主张相应的权益。至于府C提出的《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上签名的问题等异议,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

  综上所述,上诉人府A的上诉请求依法有据,应予支持;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8)沪0105民初958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沙XX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04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080元,均由被上诉人沙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二审案号:(2018)沪01民终12459号)。

上海房产律师收费标准

上海房产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管理 ]

手机:182-0196-2733   电子邮箱:1243814675@qq.com  沪ICP备16011306号-4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7楼01-04单元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咨询方式